我把弟妹弄得死去活来 我慢慢的进入她 每晚听到隔壁的啪啪声n

但是因为欧阳集团的一个股东也在现场意外丧生(该股东的父亲竟是该市的市长,其三位兄弟也是黑道的大哥)而变的复杂。

欧阳家族的大姐在三妹欧阳如梦受重伤的情况下万般无助的用自己的大女儿的美貌肉体来和敌人做一笔交易。

当四姐妹母女被人奸淫玩弄腻的时候,市长父子四人竟想出更为的计俩……满含肉体和心理创伤的四姐妹母女回到欧阳别墅的时候一场更大的变故在等着四姐妹母女……的市长父子四人会照约定放过欧阳家的下一代的美丽女孩吗?欧阳四姐妹的命运会是如何那?欧阳如焉刚烈二女儿冷婷琴会眼看着母亲,姐姐和三位阿姨被人污辱吗?

想当初26的他竟要和他母亲岁数差不多的欧阳如焉时,欧阳如焉就对他们狼家父子从心里感到害怕了。

」说完他就回到车上把脸趴在欧阳如焉刚才坐过还有余温的坐椅上,掏出了一个异呼长人的开始套弄。

边上做了一个30出头的汉子,中等身材,光着上身,身上有几道伤疤,看起来有一点吓人,死者的大哥,本市有名的流氓头子。

就在这时从二楼跑下一个妙龄,打扮时髦,一套黑色的紧身衣,穿着一双足有10厘米高的高跟鞋。

从19岁时就跟着狼四少,为人虽说泼辣,不讲理,但洁身自爱,除了狼四少没有任何男人,又是一个没

蒋若男发了疯是的扑向欧阳如焉,一下子把欧阳如焉撩到在地,双手抓住欧阳如焉的秀发,边打边骂「老不要脸,我男人那对不起你了,你要杀他,老我要你装,我扒光你的衣

欧阳如焉一个50多的美妇人毫无还手之力,解释到「你听我解释啊,那是意外啊,我也不想的,市长,市长……啊……不要……」

狼家三兄弟,眼睛直直的定住已经被撕烂外套的欧阳如焉裸露在外的雪白肉体,还有那因为剧烈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豪乳,三兄弟直流口水。

而老头的一双鼠眼确盯在自己儿媳的肥臀和修长的大腿上,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东西,用手使劲的按了按已经鼓起的裆部。

老不死的一双鼠眼又瞄向了儿媳因打架而撕破的裤袜,蒋若男因长期锻炼腿部肌肉十分健美,黑色的长筒裤袜被拉破好几个裂口,白白而又健美的大腿半裸漏在外。

老不死的看着苗条的儿媳那一摇一摆的肥臀和修长的大腿不怀好意地说到:「若男太不象话了,欧阳董事长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好好惩罚我这个好媳妇的。

老不死终于等到这句话了,嘴角一歪道:「欧阳董事长我失去了一个好儿子,他们失去了一个好兄弟,若男成了一个寡妇,我也没什么要求。

欧阳如焉知道如果要是买的话就相当于让出欧阳集团一样,欧阳如焉环头看了一下狼家兄弟,只见狼家兄弟竟当自己的面用手隔着裤子摸起了裆部,欧阳如焉相信他们会干出一些天里不容的事来,说到「好,我答应。

「弟弟?你心里还有这个弟弟?你们我知道表面和,心里那,把不得早死一个吧?你们这么卖力还不是想要欧阳家的女人吗?放心。

老不死的把自己媳妇的t字的黑色也虏到膝盖处,用手抓住,从后面沿着蒋若男双腿中间擦了进去。

可怜的蒋若男要是在平时就是十个老头也别想摸一下她的肉体,可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什么散打冠军了,而是一个仍人奸淫的大白羊。

蒋若男艰难的回过头,看见一条大的吓人的对着自己,吓的已经没有先前的泼辣劲,求饶道:「叔叔我求求你,我真的有了你们狼家的骨肉了。

狼大还是那么卖力的干着蒋若男那血肉模糊,随着巨大的一前一后的抽叉,鲜血顺着蒋若男白皙的大腿流下来。

「爽啊,太爽了,好久没干这么棒的了,不愧是散打冠军,连都锻炼了,哈哈……」说完狼大抽出已经软绵绵的,坐在已经昏迷的蒋若男边上,欣赏着被自己干的已经不行的蒋若男。

狼大喘着粗气,双眼看着那正在流血的,突然把已经吸了半根的香烟狠狠的塞进蒋若男正在流血的里。

两人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蒋若男也毫不心软,「老大也太狠了,你看把这小浪蹄子的弄的,那还有心情啊。

蒋若男再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嘴里发出微弱的求饶声「放了我吧,求求你们,我已经还了孩子,放了我,求你了……」

狼三也从后面抱起了蒋若男的,托起蒋若男那平坦的腹部,分开了蒋若男了双腿,从后面狠狠的干了进去

「哥我这个小浪穴也好紧的,这小浪蹄子的浪穴还会吸啊,好东西啊,不愧是本市女子散打冠军,就是棒啊,比那些什么良家妇女强多了,干,啊,大肚婆还这么紧啊,哈哈」

蒋若男努力的睁开双眼,看见一个好大,好黑的在自己的口中抽叉,极度的自尊心使蒋若男一用力的甩头摆开了口中的恶物。

狼三见小辣椒不反抗了,觉的无劲,看见蒋若男的腰带,那腰带上镶满了铁环,狼三抓起腰带狂抽蒋若男的大白腚,一下一下血痕。

已经毫无尊严的蒋若男任命了,咬着牙说「干死我吧,我是一个妓女,淫妇,我不要脸,我的浪穴就是让你们男人干的,我……呜呜呜……」以泣不成声。

看着这个以前不可一世的弟妹,如今买力的舔自己的,取乐自己,惬意的闭上双眼,品味蒋若男的口活来。

3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当兄弟二人心满意足的从蒋若男的身体上爬下来,已经完全丧失意志的蒋若男还发出已经变了调的声「干啊,好爽,好舒服,啊,啊,我是一

兄弟二人知道在以后的几天内这小娘们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欧阳如焉这个老的到来,到时一定要好好的让欧阳如焉这老娘们舒服舒服,哈哈……

「没事的,还有姐姐办不了的事吗?」欧阳如焉看着妹妹,那慈祥的眼神给人一种高尚,不可侵犯的感觉。

我的美人,我已经等不急了,哈哈……」老头站起来,走到欧阳如焉的身边,一把抱住那向往已久的女人。

狼家兄弟当然知道,老不死的只是骗这个女人的,代会老家伙爽完了,还是会给他们兄弟干的,所以「好了,你岁数也可以当我们三兄弟的妈妈了,我们也对老女人不感兴趣,你就伺候伺候

欧阳如焉抬起头知道求饶是没用的,可是听到不会被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狼家兄弟玩弄就咬牙解开了,哗,一对巨乳跳了出来。

听三妹欧阳如梦说太密会影响身体健康的,所以自己就……就……没想到现在会被狼家父子认为是猖妇,,丈夫对不起。

欧阳如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短短三天可爱的一个女孩会被弄成现在一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

欧阳如焉双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流到那傲人巨乳,顺着乳沟淌到那平坦的小腹,滴到老那已经秃顶的光头上。

狼家兄弟早已想上这个比自己母亲还大的女人身上奸淫一翻,可是老头切不急不慢的玩起了这老美人的。

老握住那根老棍把住欧阳如焉的肥臀,引导欧阳如焉用自己那已十几年没有过的小洞来吞下那步满青筋的上。

「呜,不要,我说呜,已经,已经十几年了,呜呜,我丈夫死后我就没有那个了,呜呜,我已经说了,你,啊,啊呜求你,轻一点呜呜……啊……」

老一听乐了,道「好的美人,我一定会好好的,比你丈夫的还厉害,哈哈……」说完双手搂住欧阳如焉的腰,用力向下一拉,下身一顶,扑哧。

老头把自己的全部插进欧阳如焉那十几年未曾再开垦的土地上,欧阳如焉泪痕斑斑的脸孔因巨痛而扭曲,一对巨乳因上下摆动而乱晃。

老一口咬住一个乳房啃了起来,「好吃啊,老,你的满大的吗,一下子就吃掉老公我的啊。

欧阳如焉只感到下半身一热,知道老把那肮张的东西射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欧阳如焉为自己已不再纯洁身体而啼哭起来。

老头在一通之后,一把把痛哭的欧阳如焉推在地下,可怜的欧阳如焉身体紧紧圈成一团,两子手抓起地上的衣服捂住一身狼藉的身体。

欧阳如焉无奈的爬到老的眼前,看着那个刚才干的自己死去活来的东西,它软绵绵的趴在老的双腿之间,欧阳如焉犹豫了一下闭上双眼,缓缓地蹲了下来。

她用纤细的手轻轻地捉住了老那怪物般的,老只觉得下身一动,天啊,原来她的手都这麽有魔力。

欧阳如焉将嘴唇试探地慢慢靠近那,一股浓臭的男人不清洗的骚味冲鼻而来,欧阳如焉一阵恶心把头扭向了一边。

老威胁地哼道,欧阳如焉又艰难地把头扭了回来,说实在的,她从来没有过,甚至没有碰过丈夫以外的男人,她丈夫和她大概两三次,而且是晚上熄灯的时候,就有了身孕,而

狼大淫笑道∶「怎麽?不会呀!照女子散打冠军学嘛,伺侯好老爷子,呆会儿也让我们享受享受,哈哈┅┅」

欧阳如焉把心一横,学着刚才蒋若男的样子慢慢伸出了花一般的舌头,轻轻触了触老的下身,一股苦涩骚使她差点窒息,不过这次她忍住了,舌尖绕着舔了一圈,她感觉那东西颤抖了起来。

老彷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他嘴里长吐了一口气,忍住了那过早的冲动,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那温润的嘴里不断地胀大,感觉欧阳如焉那的嘴对的种种刺激,他的淫液混着欧阳

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微红的娇颜,发黄的手放肆地在欧阳如焉雪白丰滑的腿上游走着,突然,停在了她的桃源上。

老脸上淫笑着,手不停地对着欧阳如焉的下身摸弄着,手指在她娇嫩的阴核上来回挤按,望着她绝美的脸庞上显出的痛苦的神情,老的呼吸也在不断地加粗。

欧阳如焉杏眼微闭,银牙紧咬着红唇,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可是身体却不自觉地随着老的摸弄扭曲着,试图用这无谓的摇摆挣脱那只可怕的手。

过了约30分钟左右,欧阳如焉发觉自己的双乳开始发涨,涨得有点难受,而全身也开始发热,更是被淫具狂震的几乎昏了过去┅┅

「不,不要,我……啊……的……年龄……啊……可……可以做……他们的母亲了,我……啊……啊……不要在加大电量了,我会死的,呜呜……求你……呜……快点干我,求求你们了,啊,我要男人啊……快啊……」

欧阳如焉嘴里哼出甜美的声音,尤其是当大狼的手指接近股沟位置,那种又趐又酸的快感更弥漫浑躯,令她忘了如此上翘,美丽的和敏感地带完全曝露在外,是女性最耻辱的动作。

忽然,屁沟位置喷来一阵热气,跟着一条滑如泥鳅的东西上下紧贴过来,还有是一根根细小的须子也跟着刺入。

「嘤┅┅」欧阳如焉的微微一颤、跪在红地毯上的雪白双腿也缩了一缩,被人糟蹋久了,反而更激起这些女官的敏感度,意识之中,是这大狼伸出舌头舔自己的。

那条肥大的舌头不停地濡动,还开始用沾满唾液的舌尖缓缓伸进去,便是本能地向后移去,似要摆脱对方舌头的侵犯,但无论她如何扭动,那根舌头总像活塞紧紧把自己套着。

大狼几乎把一张脸紧贴仲间美惠的股沟,舌头不住打圈,舔遍她口内的肠壁,得到口水的润滑,菊花蕾也的向外突出。

「唔┅┅很美的,还一点也不难闻,喔┅┅」大狼心里陶醉,舌头动得更勤,同时手指慢慢的找到那菊红色的入口

「你干我吧求求你,我要……你的…………」欧阳如焉此时只想快点被干,因为不争气的已荧荧。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烈呼号在夜空中骤起,欧阳如焉只觉得胯下那最柔软的部位发出一阵突入奇来的从未有过的剧痛,身体仿佛已不是自己的了。

大狼可不管那么多,下身依然用力的干着欧阳如焉的,女人的张得最大时径长不过一寸半,大狼一只巨棍一捅,却将捅开了三四寸,娇柔的菊花蕾被残忍地绷裂,一阵胀痛

时间飞快过去,可对被人的欧阳如焉来说,好长啊……当欧阳如焉再挣开红肿的双眼时天已经亮了。

欧阳如焉直感到好痛,回头一看,狼三的还叉在自己的里,回想昨天的一切,自己被他们父子不知干了多少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iahaoshicai.com